Stage1st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328|回复: 10

[分享] 尾石达也访谈 Animage 2010年10月号「この人に話が聞きた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7 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CC0 于 2019-7-7 19:38 编辑

本篇访谈出自2010年10月号『Animage』专栏「对象专访」(「この人に話を聞きたい」,可能会再翻译几篇同专栏文章,索性重取个利落的题目)。主要内容是挖掘当时热播的『化物语』制作幕后,并溯源尾石达也的创作经历。注释来自原文,除两张照片外的图是随意附的。以下正文。



在当今日本动画界,说起先锋派影像的创作,几乎无人能出其右;作为新房昭之监督的左膀右臂参与SHAFT作品的制作,为『不可思议的教室』『魔法老师NEGIMA!?』『再见绝望老师』等创作的OP令动画迷倾倒;而他担当系列监督的『化物语』,更称得上是SHAFT映像美学的集大成之作。本月的「对象专访」栏目专访尾石达也,从影像方面的根源开始探访他的创作道路。


——我想从尾石先生影像制作的根源开始问起。你是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先锋派的前卫影像、实验电影之类的吗?
尾石:说来一直都在看古怪的东西呢。我是名古屋出身,名古屋当时整年都在播『猫和老鼠』,全集放完就再放一遍,没完没了地播,我就一直看。所以我最初接触到的古怪作品应该就是特克斯·艾弗里(Tex Avery)的。
在那之后,我其实还是蛮宅的。从初中一年级开始就定期购阅「宇宙船」(注1)。当时有个「哥斯拉」系列电影重映的活动,每周轮换上映三部,我去看了之后就迷上了特摄。然后顺其自然就开始看「奥特曼」,接触到了实相寺昭雄。
【注1:指以特摄为主题的专门杂志「宇宙船」。】

——啊,果然是接触过实相寺监督的作品呢。
尾石:是的。那个时候的阿宅在看的东西,我基本都很着迷。当时还看了『福星小子』,受到了来自山下将仁的冲击。所以说,我初中那时看特摄看『福星小子』,真的是非常典型的宅男了。到了高中还加入动研社,受当时同学的影响,热衷起ATG来。(注2)
【注2:AGT,「日本アート・シアター・ギルド(日本艺术影院行会)」的缩写。从事国外高度艺术性作品的国内上映,及强烈作家性作品的制片。尾石达也喜欢的作品包括崔洋一导演的「十階のモスキート(十楼的蚊子)」、池田敏春导演的「人魚伝説(人鱼传说)」、松本俊夫导演的「薔薇の葬列(蔷薇的葬礼)」等。】



——原来如此,ATG呀。
尾石:从山下将仁溯源,又特别喜欢起金田伊功。总之就是喜欢怪异的影像。高中时还喜欢『ゆきゆきて、神軍(前进,神军!)』,也有看安德烈·塔可夫斯基(Andrei Tarkovsky)的片子。这种的,有一点,该怎么说好呢...

——喜欢刺激性的作品?
尾石:是的。像看了『一条安达鲁狗』就会兴奋得叫起来。我进东京闯荡后也是这样,比如说吉祥寺Baus剧院那边要是上映俄罗斯动画特辑,我就会专门过去看;流行『双峰』时,我就痴迷大卫·林奇。嗯,特别喜欢怪异的作品,完全陷进去了。



——你进入动画业界时,是以动画师为目标,还是打算先成为动画师入行,之后再转职演出?
尾石:当时完全没想过要做演出呢,本来是因为憧憬金田伊功才做的。觉得金田伊功的那种工作很愉快,很自由,就以为如果自己做起动画的话,也可以做到那样自由的事情。结果各种碰壁。先是进了专门学校之后,遇到了好多同学年的高手,像吉田健一、长谷川真也等。这些人的水平实在高得不行,让我大吃一惊。这就算是第一次碰壁。
毕业之后先是进了Studio Junio,但是其实没有画成。当时做了『姆明一族』的中割动画还有别的什么,但就连那些都没完成。于是觉得做不下去了,就暂时放弃做动画师了。之后当了两年自由职业者,然后就听说了要制作『王立宇宙军2』的事。

——就是『苍之乌尔』吧。(注3)
尾石:嗯。我对GAINAX的印象,是个有才能的人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感觉非常自由。于是我就去接受GAINAX的考试,入了社。可是呢,在那里也碰了壁(笑)。年轻的新人中有吉成曜这样的,上面的老手更是一个比一个有才能。我就只能看着这些人,心里默默想着「好强啊」,却一点都跟不上。我那时就完全画不了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为理想与现实之间的鸿沟而苦恼。真的是很痛苦的一段时光。
【注3:『苍之乌尔』是1990年代前半起,由GAINAX企划的动画电影。虽然已进入实际制作,但因诸般事宜而冻结。预定为以『王立宇宙军 欧尼亚米斯之翼』同一世界为舞台展开的作品。】

——你在GAINAX待到了什么时候?
尾石:大概是待到了制作『新世纪福音战士』的『DEATH』和『REBIRTH』那时吧。我是当时GAINAX社内唯一没参与进『新世纪福音战士』的人,真的是我水平太差了,所以也没办法。可以说我就是与『新世纪福音战士』距离最近的局外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部作品成为大热门,自己却没能参与,实在是太难过了。于是就离开了GAINAX,又辗转了几个地方,这其中就有SHAFT。
我就这样一直到了28岁都是郁郁不得志,到了这一步,终于决定痛改前非,只做那些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工作,这样也轻松起来了。在那之前虽然有各种不顺的因素,我自己也是没有拼尽全力。后来,在石滨真史的介绍下,我得到机会参加细田守『数码兽大冒险 我们的战争游戏』的原画工作。进入东映,亲眼见到山下高明、中山久司这样极其努力的人之后,我也认识到自己必须再加把劲了,或者说是情绪上变得积极起来了。总的来说,我做动画师的那段日子,真是既难熬又漫长。

——毕竟难熬的那个时期有10年左右呢。
尾石:对,一直都非常憋屈。那时经常在想,自己小时候所憧憬的动画与现实相比,真的不是一回事啊。

——那之后的阶段,就遇到新房昭之了吧。
尾石:是的。在那之前做了『Cyborg 009』的工作,当时是作为SHAFT所属的动画师参加的。『009』的工期非常紧,而我又很喜欢『009』,于是为了能空出更多的作画时间,我就向上面申请,由我来切分镜。

——就是说,由自己担任分镜工作,这样只要尽早完成,就能把工期留给作画了。
尾石:嗯。然后就照这个打算试着做了,结果在分镜上耗了太多时间(笑)。『009』我负责了2集的分镜,其中第2集还首次模仿着做了演出的工作;之后又做了『铁人28号』的1集分镜演出。『铁人28号』那集是跟守冈英行搭档做的,而我那时打算无视动画的人物设定,按照原作的人设作画,于是就大闹了一场,结果一度被SHAFT赶了出去。在那之后又做了一段时间原画。
后来SHAFT要做『月咏』,才时隔好久又叫上我,让我做第一集的原画。做了这次原画之后,新房监督叫我过去,说有话跟我说,我去了一看,居然是演出会议现场。我是在刚做上原画师时,在『幽游白书』那里认识的新房监督。

——突然就让你做演出了呀。『幽游白书』那边,你跟新房一起做的是医生那集吧?(注4)
尾石:是的没错。当时给他添了不少麻烦,所以新房监督这样安排,我是没法拒绝的;还有相泽昌弘(注5),以前在一起做『数码兽大冒险 我们的战争游戏』时也很照顾我,所以完全逃不掉了。于是顺水推舟接下了演出的工作。然后我在演出会议上问了一下,让我做的那集是什么时候做剪辑〔cutting/編集〕,回答竟然是三天后。我就这样开始参与新房监督的作品,才有了今天。
小黑先生也跟新房监督有过合作(注6),你应该是懂的吧,新房监督从来不对人说「要这么这么做」。看了交上来的东西后虽然会说「这个不行」,但是不会做具体的指示。这种让手下的人随心所欲的作风,对我来说实在是太棒了。更重要的是,新房监督是非常欢迎怪异内容的。
我本来就是向往着动画这种自由的体裁才进入的业界,结果却一直不能如愿,到处都是束手束脚的,终于到了新房监督这里,给了我可以在擅长的领域大展拳脚的环境,卸下了枷锁。我真的是非常感激。
【注4:『幽游白书』第74集「テリトリーを打ちやぶれ!!(粉碎领域!!)」,新房昭之初期代表作。】
【注5:相泽昌弘为『月咏』的人物设定、总作画监督。也是尾石作为原画参与的作品『数码兽大冒险 02』剧场版「デジモンハリケーン上陸&超絶進化!黄金のデジメンタル」的作画监督。】
【注6:采访者小黑祐一郎曾参与『俗·再见绝望老师』,担任系列构成及剧本。】



——之后在『不可思议的教室』中参与的工作,就把一直以来的抑郁一扫而光了吧。
尾石:是的。在制作「黄バカ」时...

——「黄バカ」是「黄色いバカンス」的简称吧?(注7)
尾石:对(笑)。那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让我不禁感叹,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环境了,真的是非常自由。
【注7:『不可思议的教室』的三个OP,「黄色いバカンス(黄色Vacances)」「ルーレット☆ルーレット(Roulette☆Roulette)」「少女Q」,都是尾石达也负责演出,均为杰作。】

——关于『不可思议的教室』这部作品,我听很多人说过类似的感受,充满了这样的活力。
尾石:没错。之前『月咏』的制作现场实在是有些疲惫了。『不可思议的教室』就是由『月咏』那时聚集来的成员制作的。

——疲惫是指工期方面吗?
尾石:是的。当时新房监督还要兼顾『魔法少女奈叶』那边,基本上不怎么来这边的工作室,不过分镜修正一直都有做,所以每个人都是抱着必须将自己理解的新房风格再现出来的想法进行作业。而『不可思议的教室』那时,新房监督的做法就不是这样了,基本不做分镜修正,而是在制作会议上与大家一边闲聊一边决定制作方向,还有在脚本阶段让大家把想做的东西偷藏进去。所以说制作现场真的非常自由。
大沼心、森山雄治、江岛泰男这些人跟暴徒火拼似的,「既然对面那样来,那我就这么出招」,就这样大家一起把片子做了出来。现在想来,还挺有意思的。

——在电视上看『不可思议的教室』播放时就觉得,这种制作侧如此乐在其中的片子,恐怕是独此一家了。
尾石:我想应该是大沼心和大田和宽他们当时那种工作劲头的感染效应。反倒是我这边——在参与这部的制作时,其实不是很积极(笑)。我对大沼团队做的东西其实非常抱怀疑态度的,心里经常嘀咕「你们这些家伙这么做能行吗?」

——乐在其中不好吗?
尾石:不是这个意思,该怎么说呢。应该是「戏仿是这么随随便便做的东西吗?」,或者「我来让你们见识一下真正的戏仿!」,有一点自己的傲慢。所以我是带着对大沼组报复还击的心态进行制作的。

——当时与新房监督有哪些交流?
尾石:我跟着新房监督干到现在,分镜只被改过两个镜头。一个是『不可思议的教室』第6集(18:16),有个地方用了龟甲缚的梗,有一个镜头是让优奈看贝奇的裸体。新房监督就说「这个画面还是去掉吧,让观众自己想象比较有意思」,我一想也是,就换掉了。另一个是『向阳素描365』第1集,由乃搬家过来后,有个擀荞麦面的镜头,我是让由乃从磨面粉开始做起的,结果监督说我做过头了,就切掉了。

——(笑)。
尾石:老实说,我本来还想把摘麦穗的镜头也加进去的,精简成从磨面粉开始,我已经很收敛了。



——要是带上摘麦穗的镜头的话,就明显能看出来是搞笑了。
尾石:对(笑)。不过我被改过的就只有这两处了。商讨会议也很顺便,关于「黄バカ」好像只谈了三分钟,就是指示我做一个电影开场字幕背景那样的OP。到了第二个OP『ルーレット☆ルーレット』,就对我说「用错觉图做一下」,一句话结束讨论。第三个OP『少女Q』,只说一句「作出YMO风味」,结束。做『魔法老师NEGIMA!?』的OP时则是指示我各做一套黑白的和彩色的,从『再见绝望老师』开始,讨论会也不开了,让我随便做了。

——『不可思议的教室』对你自己来说也是个分歧点吧。
尾石:是的。我跟着新房监督一起工作的收获,大体来说有两个。我最切实地受到的影响是layout的感觉,可以说是非常深刻的影响了。在制作『月咏』时,新房监督在分镜修正中,在女主角叶月特写的后头部处,写上了「留出空隙」的指示。也就是说,要用轮廓做一层layout。我在那之前,虽然对layout有这样的意识,但是并没有切身理解,所以在看到这个分镜时,真的是被雷劈中一样,醍醐灌顶。

——就是说,不把角色的后头部紧贴在那一张画面上,通过在后头部与背景之间留出空隙,做成活用轮廓的构图。如果后头部紧贴在背景上,头的边缘就会模糊掉,分不清轮廓了。
尾石:是这样没错。说到底,动画是要靠轮廓来展现的。通过那一次,我就感觉掌握到了某些要点。所以,layout的感觉确实是受新房监督的影响培养出来的。我得到的第二点收获,就是得到了自由创作的机会,我对此非常感谢新房监督。

——『月咏』跟最近的SHAFT动画相比,其剪辑,或者说切换镜头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月咏』那时虽然也有新颖的构图,但是缺乏影片的紧张感。像『化物语』那样切换镜头的感觉是从何而来的呢?
尾石:要是让我来讲这个的话,大概会被人骂「你算老几」吧。不过要我说的话,如今被世人称为「SHAFT风格」的东西,很大程度上是出自于我的。从『不可思议的教室』开始按时间顺序观看SHAFT作品的话应该就能看出来,现在剪辑风格的原型就是我做出来的。最明显的是『NEGIMA!?』第5集和『向阳素描』一期第2集。我从那时起,就非常有意识地将制作OP的方法论推行到全集的制作上。想要啪啪啪啪地高速变换画面,所以抱着「不管怎样先切到500以上的镜头数再说」的想法着手制作。于是,在『向阳素描』第2集做完那时,新房监督对我说,「想把尾石的这个风格应用到整个作品中」。然后新房监督就把这个方法论吸收采纳,之后在『绝望老师』那里运用成形。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尾石:所以,从『向阳素描』那里开始,就...

——就开始运用只有字幕的画面镜头了(注8)。
尾石:对。然后从『绝望老师』一期和『向阳素描』开始,我就不怎么自己做分镜了,转向幕后工作——比如字幕画面设计、印象镜头(image cut)等视觉印象(visual image)的制作,一心投入进行这些作业。还有色彩的运用也是,我在制作OP时,会亲自为所有的镜头做色指定,我想这个部分应该也对SHAFT作品的风格形成有所贡献。
之后在『玛丽亚狂热』,我只参与了每集标题设计与OP制作,而在『向阳素描365』,我又开始持续之前那些印象镜头等等的制作了。但是,不管这样的工作做了多少,对于制作组里其他人画的正片的分镜还是没法插手的,所以就会有「要是我的话就可以这样这样做了」的遗憾想法。
【注8:纯色背景上只有文字字幕的画面,或者连文字字幕也没有的只有色块的画面,将这样的画面适时插入,塑造影像节奏。SHAFT作品的独特演出。】

【尾石为『向阳素描』做的部分 Countdown Leader 设计】


——虽然担任了「OP导演」「字幕画面设计」「制作监督」这样贯穿全片的职务,但是却没有统筹整部作品的工作呢。
尾石:是呀,那时就只埋头幕后工作,参与SHAFT风格的塑造。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化物语』是我第一次,呃...

——第一次亲自在演出方面统筹全片,是吧。那么,接下来就进入『化物语』的话题。首先,请谁来写脚本、一共分多少集制作,这样的整体框架是由新房监督来策划的吧。
尾石:是的。招呼我参加的时候,已经是脚本作业全部完成的阶段了,那时新房监督找我谈了一下。新房监督想让我做的是我在『绝望老师』里做的那些东西,而我在『绝望老师』那时已经做了太多画面文字了,早就做腻了,就答复说不想再做文字了,于是之后的几个月里我就被移出了『化物语』的项目。

——最开始找你参加时,不是让你做系列监督吗?
尾石:当时说是让我做主创,但是具体要怎么参与还没定好,比如说可能让我做五章中的一章。我离开『化物语』项目之后,新房监督跟武内宣之、渡边明夫一直研讨了很久,但是一直没什么进展,于是就把我给叫回来了。(注9)
【注9:武内宣之为『化物语』的视觉导演,渡边明夫为同作品的人物设定及总作画监督。】

——这次把你叫回来,就是想找你做系列监督了吧。
尾石:是的。那时实在是没什么时间了,设定也没怎么决定好。因为没时间了,所以就只能把我一直以来积淀下来的东西拿出来了。只能指望手忙脚乱之中迸发出点什么点子,就这样仓促开始了。
不过,时间紧迫对我来说也有好处。以新房监督为中心的进展只做到脚本,所以之后就能让我为所欲为了。具体来说,15集之中大约有6集是由新房监督做过分镜修正的,剩下的9集就是由我来负责的,而且新房监督修正过的那6集,我也做了一些调整。新房监督个人色彩浓郁的,主要是第1集、第5集、第9集和第10集,还有第11集进OP前的部分。

——就是说,先委托各集的分镜人做好分镜,然后新房监督会进行检查修正,之后有一部分还会由你再进行修改。
尾石:是的,所以...该怎么说呢...我对时间紧张是有些庆幸的,这样在新房监督已经充分修改后的分镜上,即便我再动什么手脚也不会被计较了。制作现场为了赶进度,气氛非常可怕,我这么做的时候,其实是非常自暴自弃的心情了。比如用了赤冢不二夫风格的画之类的。

——确实有那样的画面。只看第1集的气氛是完全想象不到的呢。
尾石:是呀(笑)。前两集还完全是新房作品的感觉呢。

——是更加时髦的『魂狩』的感觉。
尾石:历的性格也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前两集跟后面是有点不太一样的,有很强的新房色彩,其实与『柯赛特的肖像』的主角有点重合。该怎么形容呢,有些缺乏锐气,或者说...

——倦怠?
尾石:嗯,有种倦怠感。从第3集开始,我就开始积极修改分镜了,从这里开始,就加入了一些新房监督绝对不会做的东西,比如有点下作的梗之类的。历的性格应该就是这样产生变化的。

——我觉得第1集的美术特别有意思,那个是怎么做出来的?是一边画分镜一边考虑的吗?
尾石:要说到美术方面,那主要是武内宣之的实力。补习班和战场原的房间,是新房监督提出的形象,除此之外基本都是武内设计的形象。

——原来是这样。
尾石:新房监督他好像本来想用更加离奇的背景的,学校那里也是,最开始甚至说要有一座巨大的塔。我对在学校里放一座巨大的塔完全没有概念,感觉要是真这么搞就要变成SF方向的作品了,就跟武内建议说,我还是想要现代建筑那样的,还买来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建筑摄影给他看。不过我所做的就只有这些,最后呈现出的基本还是武内的设计。

——就你自己来说,是想把『化物语』做成什么样的影片?
尾石:我读了小说后的印象是,这是个除了登场人物外空无一人的世界。我以前看过『赛文奥特曼』的(第43集)「第四行星的噩梦」,最开始想到的就是那集一样的世界。我那时还很努力地研习让-吕克·戈达尔(Jean-Luc Godard)的作品,我发现他的科幻电影『阿尔法城』就是「第四行星的噩梦」的原型,于是就找来看了。『阿尔法城』片中的形象非常棒,虽然只是普通的城区,但是却有种异星感,那种超现实的的感觉特别精彩。所以我就想,能不能在『化物语』里把这种氛围呈现出来。

【「第四行星的噩梦」截图】


——『化物语』的世界硬质而无机,这些都是来自『阿尔法城』的吗?
尾石:是的。或者说我本质上就是喜欢这样的世界观。

——我在『化物语』动画化之前,因为偶然的机会读过原作。在原作中,登场人物也都是有一定程度的夸张抽象的,所以让我感觉这些人物就像是塑料制品一样,生活在无机的世界中,对话更像绕口令一样。而动画中的角色则是有血有肉的,并没有无机感,对话也是与正常的人类一样的速度,感情表现非常自然。这是有意地去柔和刻画的吗?
尾石:这个也许就是我和新房监督的不同之处了。我在制作之前,本来是打算用更冷静的思考制作的,但是在制作的过程中,我对角色们的牵挂也与日俱增。前段时间新房监督跟我聊天时说,这是因为我对动画的信任。

——这话说得真帅气(笑)。
尾石:我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原来如此。我在家里做第12集的分镜修正时,完全投入进去了。虽然说不上是饱含热泪,不过也是差不多的心情了。我非常惊讶,自己居然会有这样的反应。我以前读过杉野昭夫的画集,他在里面写到,自己是一边流着泪一边给『宝岛』的最后一幕做修正的,我那时读了之后心想真是不得了。当我进行第12集的作业,意识到自己也同样全情投入进去时,开心得不得了。

——是呀,想到你在『不可思议的教室』的OP里,还给角色切开做横截面什么的,到了『化物语』的尾石,就很有人情味了(笑)。
尾石:所以,感觉我做了不少情绪上黏黏糊糊的东西。我尽量安排了不少那些,与其说是感情上非常直球,或许应该说是稍有差池就会发霉臭掉的内容。这里让我对自己很惊讶。

——新房监督则是会更加冷面无情的人。
尾石:我觉得也是。

——我以前觉得你也是这样。
尾石:我本来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也本以为『化物语』会没什么人情味地结束呢。
尾石:是呀,感觉和我最开始想做的东西相当不一样了。

——然而跟其他作品比起来,已经是足够冷面无情,相当冷静了。
尾石:嗯...不过完全没有投出了变化球的感觉...

——是啊。最终回结束得非常得体到位,让我非常惊讶。从演出上来说,完全没有不带情面地把观众丢在一旁。
尾石:是呀(苦笑)。

——很有分寸地做出了能让人松一口气的场面。
尾石:对对(笑)。我内心觉得只能这样做了。

——如果尾石你不是作为系列监督,而是单纯作为一名演出家直接来画最终回的分镜的话,想必不会有这么多人情味吧。
尾石:说不定是这样的。稍微偏一下题,「翼Cat」篇的OP,其实是我对『猫眼三姐妹(Cat's Eye)』动画OP的致敬,特别是二期的OP,非常色气,我小时候很受冲击。翼的头发向两侧随风飘舞的样式完全就是从『猫眼三姐妹』来的。





——啊,原来如此(笑)。
尾石:『猫眼三姐妹』的OP,在标题出来时,会有一瞬间秃头,你知道吗?(注10)
【注10:『猫眼三姐妹』的OP中,因摄影失误,导致主角来生瞳的头发有一瞬间消失。】

——嗯,我知道,大概有2帧。
尾石:对。一开始我准备也这么来一下。在翼的头上写上「猫目」,然后啪的一下在一瞬间把头发图层去掉。我都实际做好一版了,但是在摄影后审片〔rush〕时觉得这样对待翼太可怜了,就算了。



——(笑)。
尾石:要是以前的我的话,大概就那样播出来了。

——确实。
尾石:看了之后就觉得,这样还是太过分了,就放弃了。然后就发觉,自己真的是变了(笑)。

——有件事我一直很在意,字幕画面的镜头上,还标注着镜头序号,这么做是有什么理由吗?
尾石:我被叫回制作组之后,就不由分说开始做字幕画面了,而当我沉下气来之后,就开始考虑要怎么才能让字幕画面更有特征,于是在一开始的时候灵光一闪想到这个方法,所以从第1集开始就加进去了。



——从第1集起就用了不少呢。
尾石:既然要做,我就决定用旧字形。转换成旧字形,我做了很多试验,然后发现加入「動畫番號(镜头序号)」之后,字非常有型,就这么定下来了。想到「黒齣(黑帧)」还有「赤齣(红帧)」时,也感觉不错。每当我想出这样的点子,就不由得有点小得意(笑)。

——我认为那样的手法也是SHAFT风格发展出的成果。画面字旁边的数字又是什么呢?
尾石:那个是在戏仿活版印刷的编序排号,没有什么特定含义。我看过过去活版印刷的摄影集,就有那样的标记,感觉非常棒,于是就用了过来。如果有观众好奇其中有什么深意,进行深度解读的话,我也很荣幸。

——那么,做完『化物语』最终回,是不是有种完全燃烧的感觉?续篇的制作决定也已经公布了。
尾石:我在这部作品中,投入了非常大量的心思。.......不过在这之后会怎么样,我现在还不知道。

——那么先不提续篇的事,今后你还准备尝试些什么样的东西?以5年或10年为跨度展望一下。
尾石:哎呀......现在脑子里真是一片空白(笑)。虽然应该不是燃尽综合征吧。

——目前为止都是由新房监督对作品进行规划,你来创作画面等内容,以这样的形式开展工作的。今后你有没有涉足作品规划方面的想法呢?
尾石:确实想做,非常想。不过现在还没法考虑具体的事情(笑)。

——想做的作品类型、想做的影像趣味方面,今后有什么打算?
尾石:我至今为止做的大都是偏向搞笑方面的内容。『化物语』也是有很多滑稽的内容,不过后半的剧情逐渐严肃起来,我也就顺势做了下来。嗯......。通过制作『化物语』,我也开始打算认真做点严肃的内容了。不过自己能不能做得到就不一定了。

——刚才说到,你在学生时代一直在看ATG吧,正经做一些ATG风格的作品如何?
尾石:那可不错啊。

——给ATG的世界稍微加入一点萌的要素。
尾石:啊哈哈哈(笑)。嗯,要是真的可以的话,肯定非常棒。

(2010年8月6日,东京井荻·SHAFT社内)



翻译笔记

部分物语系列爱好者将「黒齣」译为「黑出」,甚至有一个百科条目进行解释。但是「齣」作为戏剧用语时,是一个量词,指一章、一节,是「一出戏」的「出」,而不是「淡出」的「出」,且做此意解时,日语读作「せき/せつ」。在『化物语』中使用的「齣」读作「こま」,由前一个意项衍生而来,指故事的一个场面、漫画的一格、电影胶片的一帧。综合考虑,「黑帧」应该是比较合适的翻译。

评分

参与人数 10战斗力 +12 收起 理由
Ollie + 1 好评加鹅
-Vanitas- + 1 好评加鹅
14100155 + 1 好评加鹅
sAviOr + 2
nihongkai + 1 好评加鹅
4a12c095 + 1
AlfredXC + 1 好评加鹅
结夜野棠. + 1 好评加鹅
a8610853 + 2 好评加鹅
病欠 + 1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 GAINAX 个个都是人才,不能怪尾石啊,

话说新房原来是真的不管,不是对蘑菇客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翻译

没想到PPD里那一集那个真的是代表龟甲缚。。。绝了

那会沙发套内真的是一股自由的气息啊

原来还打算化物语里不搞文字那一套的,结果新房他们讨论不出来才又把尾石叫来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0: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访谈料真是不少啊。尾石确实很有才华,伤物语资源很足但成果差强人意,期待下一部作品。

—— 来自 HUAWEI BLA-AL00, Android 9上的 S1Next-鹅版 v2.1.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4a12c095 于 2019-7-7 21:17 编辑
结夜野棠. 发表于 2019-7-7 20:09
那时候 GAINAX 个个都是人才,不能怪尾石啊,

话说新房原来是真的不管,不是对蘑菇客气 ...

老虚剧情就没改没要求,改蘑菇干嘛呢
高津幸央访谈也提过做Oped,新房从没给过指示,他当时甚至没读过伪物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经历就跟其它人不同,因为国内动画太商业向,毕业后跑俄罗斯做动画,回g社1个月被新房挖过来,可惜离开shaft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看来沙发套这个体系真的是独一个:

一群人被新房招进来,用新房这个名号自由发挥才能,然后新房或他人觉得有用的手法就扩展到其他作品里去,也因此不同动画的风格有相通处也有不同点

大沼心搞得是一种风格,尾石搞得是另一种风格,最后这些都被融合到沙发套所有的动画里了,作为特点展现

到之后更多人来了,沙发套整个的风格也就变化了,大沼心和尾石风格的存在感少了,换为宫本龙轮板村这些的风格了

到现在各种走人的情况下,之前的三狮就相当于新一类风格的试验地了,冈田大谷吉泽翠这些的风格开始占主导了

经历了这么几次变化,结果整体的风格仍旧还称为“新房风格”“shaft风格”,名称没变但内容却已大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7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4a12c095 发表于 2019-7-7 21:24
看经历就跟其它人不同,因为国内动画太商业向,毕业后跑俄罗斯做动画,回g社1个月被新房挖过来,可惜离开sh ...

请问跑俄罗斯和新房挖人是出自于哪?和这篇对不上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8 02:02 | 显示全部楼层
PureIllusion 发表于 2019-7-7 21:39
请问跑俄罗斯和新房挖人是出自于哪?和这篇对不上呀

化物语mook,国内的图片好像都死了,https://m.vk.com/album-7776162_202234723,老外这的又不清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7-8 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4a12c095 发表于 2019-7-8 02:02
化物语mook,国内的图片好像都死了,https://m.vk.com/album-7776162_202234723,老外这的又不清晰 ...

这本我有原版,祖国版这里是翻译错了。尾石是说如果有俄罗斯动画Festival几乎每天去看,也就是顶楼文中说的“吉祥寺Baus剧院上映的俄罗斯动画特辑”这样的东西。
去GAINAX挖人我没找到,我觉得顶楼讲的这个过程比较可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2-9 2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解锁帖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上海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962110 反电信诈骗|举报电话 021-62035905|stage1st ( 沪ICP备13020230号-1 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4909号 )

GMT+8, 2021-2-28 09:26 , Processed in 0.049723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On,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